大风从东吹到西,从北刮到南,无视黑夜和黎明。
你所说的曙光究竟是什么意思。

8102年

我依然坚持写作

七年了

路漫漫其修远兮

+

一个太阳把另一个熄灭,宝剑和十字架拿在同一个人手里。

+

逃离这世上最孤独的地方

我是说,我的大脑。

时而空无一物,时而杂草丛生。但这并不影响,这世上最孤独的地方,是我的大脑。这里始终有一个叫做自我意识的东西在作祟,自它诞生起便必然要承受的孤单使它时刻都在不安着。

我要如何安慰它呢——可是,我是谁啊?

……

……

+

事到如今,我们已然没有退路。

+

我喜欢的tag真的就这么冷吗……过了这么久还是有人看到

+

越危险越美丽,越使人着迷。


+

我写东西就是希望如果我在某一天突然死去,至少还有些东西能够证明我存在过。

+

什么都写不出……

+

尤其尤其尤其讨厌晚上,总会控制不住地释放那些令我极端厌恶的负面情绪,它们像阴魂不散的恶魔萦绕于脑内和耳侧,我想逃。

+

写了又删,删了又写的习惯不知从何学来的。

你可能觉得我是一个无病呻吟的人,但谁说无病不能吟?

我总是喜欢写一些关于死或生的东西,并不是为了彰显自己拥有多深刻的思想,而是满足我个人的欲望和脑洞。我大部分的思考都奉献给许多哲学家穷极一生探索的命题,如果我的学校有宗教学,我一定毫不犹豫地去报这个专业。占星上说像我这样的人一定要学会管理情绪,但也不要压抑在心底,必要的时候,选择一种宗教皈依也挺好。

如果你有接触占星,你大约会通过字里行间猜出我的月亮星座是什么。但也许你对我个人根本毫无兴趣。这不怪你,我本身是个无趣的人。

我不喜欢蜷缩在深夜,但只有狭隘的黑能够给我无上的安全感,由于我防备心太重,...

+

我有个简单的愿望。

当我死后,我想把自己埋在洁白的花丛间。

好像死人皮肤都会惨白,那么我也不需要做任何打扮就能轻而易举融入那片纯白之中。

至少可以安慰我自己,其实没有那么污浊不堪,我也有享受阳光的权利。

这些年活得越来越不像个人。

《人间失格》里有一句话:只要能避开猛烈的欢喜,亦不会有哀愁袭来。

但是我更愿意把自己沉浸在猛烈的欢喜中,尽力不让自己迎来片刻哀愁,至少和外人说起时,可以让他们觉得我在很努力地融入生活。

+

【史册•法兰西三十题】

题库:

↓↓↓来源请点击下方LO主姓名

Mercury的糖果小铺:

1.  法兰西空间  

2.  罗马化的高卢

3.  无法忘却的插曲

4.  崛起起点

5.  一张不断变化的政治地图

6.  奥古斯都

7.  身着火焰裙装的圣女

8.  王权的相对与绝对

9.  三次断裂反弹

10. 书本里面的革命火种...

+

[业爱] 关于第一次接吻

如果连牵手都没有,还会是恋人吗?
显得内敛的少女似乎困扰在这个问题上。自她和业正式交往后,除了过多的日常交流几乎和交往前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变化。
连他的掌心温热还是冰冷都不知道。
无论从哪个角度想,他们都不像真正的恋人呀——即使爱美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样的模式才是恋人。

「如果是交往的话,那些行为都是必不可少的哦。两个人爱情的方程式。」友人茅野枫在午餐时间这样郑重的说。
于是——
好像刻意赠送给两个人的单独相处时光,爱美唰唰写完今日杀老师布置的理科作业,停下笔转头看向仍在钻研题目的男朋友。
「这道题是这样的哦。」爱美在草稿纸上写下公式的计算流程送到对方面前。
阻碍自己好久的一道坎被少女轻松解决,并且这个家伙还是他的...

+

[业爱]《从多巴胺到内啡肽》

[跟我大念一遍:业爱大法好!!!入教保平安!!!!么么哒!!!!]

[纪念入坑的小短篇,文笔有限so sad]

[关键词:告白、求婚]


 -正文-

“小爱美,我很喜欢你哦。”

这是中学时期赤羽业对奥田爱美的告白,至今依然恍若昨日般停留在记忆里,深刻得无法抹去。

那天的日本一贯的保持着风和日丽,趁着体育课间爱美躲在附近森林的某一处背诵课堂上未学熟的内容。

“小爱美——”幽幽的声音自脑袋上方传来,业站在她面前,虽是逆着光,橘色的眸子却一如既往的明亮有神。

“业、业君。”

“诶,居然是刚才国语课的内容。”业指着眼睛少女手里的课本说道,“还是没有跟紧课程吗。”

爱美有...

+

业爱一生推!!!业爱生一堆!!!!业爱大法好prpr^q^

我就占个tag表明一下自己的心意///

+

我笔下的家伙们都在陪着我成长。就是这样的感觉。

+

[ELS:DCIP]茶温

关键词:古风

社团的月练…这里也存存好了(。


-正文-

伴随着细微声响,棋子于棋盘上某个点落定。

钢铁圣骑士微笑敛眸,“这一局,终是我赢了。”

三月春风拂柳,新芽染绿了整片西湖。人间好景,不过于此。

“你从未输过。”致命追击者表达出对他的肯定,伸手拿起沏满茶的杯,粗鲁地一饮而尽。他是国家里备受尊敬的将军,自然不懂什么茶道礼仪,只认为能入口的便是好茶。所以钢铁圣骑士尽管将这一切收进眼底,仍然面不改色地笑看他。

这湖心亭春夏秋冬也只有他们两个人光顾,因而下完一局棋后他们可以肆无忌惮地谈天论地,皇宫中不可告人的秘密,或是俗世琐事,欢声笑语,似乎能漾起水波。

“虽然很唐突,”追击者注视着对方,缓缓道,“最近国...

+

[ELS:DCIP]《非梦桃源》

没错用了桃花源记的梗x

真的没有感情戏[.]

出场人物只有DC&IP[

文笔烂OOC别打我[

就算这样还能看下去的话那就点吧[.
-

这一日烟雨茫茫,镇上被飘渺的迷雾笼罩。纵然不见阳光,集市仍然喧闹不绝。于镇不远处便是海岸,天气的缘故极少渔夫出海捕鱼。

「或许今日会有大丰收啊……」

致命追击者想着,燃起一盏灯便乘上船。

雾气氤氲于海面,他只觉得吸入的每一口空气都缱绻着压抑的雾,不知不觉,船已行到一处未曾到过之地。回头望去,海岸已不见踪影。

倏然雾散,视野渐宽敞,眼帘纳入许多鲜明之色。

船竟不受控制地驶向前方,致命追击者隐约感觉船与自身被一种未知力量束缚起来,他有些许...

+

灰庭


cp:冰火组/百合组

—正文—

flame只在那种颜色里看到了悲哀。这个世界的悲哀。由那种颜色无尽扩散。最后笼罩了所有。
 多么的寂寞,多么的荒凉。
 而那种颜色,名为灰。

墓园地如其名,四处没有杂草与野花,灰色的巨石松松散散在悬崖边设置了一道天然石障。
 大战时期牺牲的人们就被埋葬在这里,虽然竖着密密麻麻的墓碑,但flame知道,这下面不过是乱葬岗。谁的名字对着谁的白骨,他也不知道。

他踏上熟悉的小路,到其中一个墓碑前下跪。拂去布满刻痕的灰尘,清晰的名字进入他内心掀起一段刻骨的回忆。

「sherbet」

flame大概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一天,两个种族间的最...

+

同人文

赞成!

白象之牙:

是的。

Two Cities:

自勉。


张大咩:

所谓同人文这种东西首先保证的难道不是尽量不做到ooc 其次才是娱乐性吗
还是介意有一次被人说“啊,像你这样追求还原的写手真是让人敬佩啊。”
写手不就应该这样吗?如果不还原还叫什么同人文?
但是也不可能做到不ooc,毕竟每个人的理解都不一样,但是不可以以个人意志来曲解人物,这样与其说你喜欢他,不如说你喜欢的只是你脑袋里的另一个你原创的虚拟人物。
一个角色,正是因为其两面性才变得立体,他不会跟随你笔下乖乖听话,作为一个写手,你得下套圈住他,分析他会做什么不会做什么,对这件事情的看法...

+

© 夜莺 | Powered by LOFTER